“时间真的不等人。”

快点,快点,再快点……尽管在如此情急的疫情之下,合肥萨其兰生物已经拥有令人欣慰的疫苗研发效率,但这家新兴的生物制药企业依旧猛踩油门,只因希望尽早将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交付大众。

疫苗和药物的成功研发是打赢这场与病毒的恶战的终极武器,所以,每一个关于疫苗的生物制药进步与突破都足以令人热血沸腾。2 月 11 日,世界卫生组织(简称 “WHO”)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有望在 18 个月内准备就绪。这让在黑暗中惊慌的人们看到了曙光。22 日,浙江省宣布首批疫苗动物实验已产生抗体,这一进步强化了抗疫信心。在这样的背景下,萨其兰生物所研发的 T 细胞疫苗更可加速抗疫的成功。

作为美国硅谷生物制药企业 Flow Pharma 的中国合资子公司,萨其兰生物基于母公司强有力的基础技术和经验。可在最前沿的平台开发,这一先天条件也促成了针对新冠病毒疫苗的新解决方案。该公司针对新冠病毒,提出了名为 “FlowVAX-COVID19” 的 T 细胞疫苗解决方案。

据萨其兰生物的企业发展负责人 Jay Chen(陈家刚)透露,针对该疫苗,团队在一月份已经完成设计,目前在做体外检测和最后的免疫性筛选过程,这个过程预计会在 1-2 个月内完成,然后即可以准备疫苗样本推进到动物实验和人体的临床实验。显然,如果过程顺利,FlowVAX-COVID19 的推出时间将大幅提前,有望早于世界卫生组织的预估时间。

治疗、免疫双功能,T 细胞疫苗的特别之处

那么,T 细胞疫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成果?

Jay Chen 介绍,T 细胞疫苗是近年精准医疗的一个新方向。和传统疫苗如抗体疫苗、减毒活疫苗不同,T 细胞疫苗具有细胞层免疫(而传统疫苗产生体液免疫)、广谱性、研发周期较短等优势。(T 细胞疫苗还有治疗和免疫双功能,简单说这个疫苗做好了,我们既有了临床的特效药,又有了作为大众免疫的疫苗。)

人体的器官组织,就很像一个生活小区,有门卫、社区派出所。而传统疫苗就像是一个检查出入的门卫,他一般会按照车牌辨别出入的是否为坏人。其问题是无法灵活应变及深度准确地辨别。而 T 细胞疫苗是细胞层面的免疫,更像是一个具有鉴别能力的小区巡检保安,他会深入追踪车里的人,了解他们进入小区后的具体情况。如果发现风险,他就会上报派出所做下一步跟踪、缉拿。

众所周知,很多数病毒的棘手之处在于它的 “狡猾”,即容易变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解决病毒,首先要在病毒的 “伪装” 下找到他们。“病毒本身的蛋白会变异,所以我们取的是病毒身体里非常稳定的蛋白——核衣壳蛋白(Nucleoprotein) 。” 据 Jay 解释,核衣壳蛋白藏得较深,是病毒的核心蛋白,负责病毒的自我保护和繁衍,不会轻易变异。

注: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名称修已订为 COVID-19

目前市面上也有几家企业在研发 T 细胞疫苗,不过他们取的是冠状病毒冠上,即表面上不稳定的 Spike Protein 蛋白。“我们选择的是一个更长远的途径,相对来说需要的时间稍微多一点,但核蛋白变异的机率小,所以 FlowVAX-COVID19 在表面蛋白变异的情况下,是不受影响的。”Jay 说。简而言之,之所以有望有效制服新冠病毒,是因为 FlowVAX-COVID19 拥有火眼金睛,无论病毒怎么伪装,都可以识别它、锁定它、解决它,这即是广谱性。

值得一提的是,FlowVAX 疫苗的优势不仅体现在免疫机理上,从临床上也有一些很重要的优势,该疫苗最后出来的产品是一种干粉制剂,可以在室温下储藏、运输,这是传统的疫苗做不到的,可大幅度降低临床给药成本。

此外,从生产方面来说,FlowVAX 疫苗也有明显优势。首先时间上,相较于传统疫苗,FlowVAX 的设计过程只需两周,而非几年的摸索。制造方面,比起其它 T 细胞疫苗技术,FlowVAX 的微球给药技术非常精准,这意味着在制造成本上的优势非常明显。

非全新物种,FlowVAX 疫苗有成功先例验证

如果是一个全新,毫无经验的物种,FlowVAX-COVID19 显然还需要更多时间说服别人。但事实上其研发思路并非是此次全新推出的,而是已有成功的先例。

据 Jay 透露,早在两年前,公司曾做了一个专门针对埃博拉病毒(Ebola) 的疫苗。当时研发的疫苗在动物实验上非常成功。注射了疫苗以后的小鼠,没有一个得病,也没有死亡。而参照组(没有注射疫苗)的小鼠都得了病,而且 80% 的死亡。此外,也并没有细胞因子风暴的发生。(注:细胞风暴是细胞因子的过度反应,主要是人的免疫系统针对外界病毒和感染的诱因、一些药物的一种过度反应。过度反应无分敌我的时候,就造成了对机体自身的伤害。)实际上,和新冠病毒一样,埃博拉病毒的致命之处恰恰是它会触发细胞因子风暴,而 FlowVAX 使用的第一个靶点就成功抑制了细胞因子风暴,并对小鼠提供了 100% 的保护。

Jay 介绍,此次 FlowVAX-COVID19 和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发有相似之处,都是基于萨其兰生物的核心研发平台。该核心基础平台主要包括两种核心程序:

  • 1,人工智能靶点筛选:结合了传统生物细胞学和生物信息学,并叠加了 AI 工具,可大幅提高效率。主要用于几个方面:一是对细胞或病毒进行快速结构分析;二是靶向的筛选;三是在最后正式检验时助力。
  • 2,给药技术:萨其兰生物能实现药的载体和细胞的大小一样,即微米级的载体。给药技术能够直接能够影响最后疫苗的效果。而值得一提的是,微米物载体具有:提高生物利用率、降低使用频率,减少副作用、提升效果等特点。

“疫苗的开发平台是基于我们最底层的核心技术。我们已经建立一个非常快的反应机制,有新疫情发生时,我们会短期内的设计并推出一个新的疫苗。”Jay 补充解释。简单来说,用其特有的平台可以在几周时间设计出下一个靶向疫苗。

FlowVAX-COVID19 最后可实现预防和治疗双功能,治疗性的疫苗需要从淋巴结去注射,预防性疫苗是喷雾式的给药。喷雾式的给药,特别的适合面向大众大规模接种,便于操作和推广。值得一提的是,T 细胞疫苗具有人类白细胞抗原特异性,叫做 HLA 分型。如中国人 HLA 类型分布和美国人就不一样,所以 FlowVAX-COVID19 特别考虑了中国人口普遍的 HLA 类型,并确保新疫苗可以覆盖中国 90% 以上的人口。“假设这次疫情在夏天时候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我们可以考虑是否给高危人群在秋天,或者明年冬天进行有效的接种免疫。”Jay 说。

对于大众关心的安全问题,Flow Pharma 的团队十年磨一剑,已经做了很多工作。疫苗的核心组成部分是 9-10 个氨基酸的多肽。“多肽的代谢产物是氨基酸。氨基酸的安全性不比豆腐和鸡汤低。”Jay 笑着说。

当然,FlowVAX-COVID19 的成功上市还需很多工作,如动物、临床上的实验,需要根据监管机构规定验证安全性和有效性。所以,Jay 表示希望和更多临床、生产、资金的合作伙伴一起加速。

“我们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的肿瘤医院及医学生物所已经合作了两年多,这次我们还会通力合作,尽快完成疫苗的测试和推广。” 据 Jay 透露,公司目前核心团队在美国。“但我们会尽快把这个快速反应平台在中国建立起来,并把把相关知识产权和研发能力通过技术转移搬到中国来,并在中国本土建立全线产能。以后如果出现疫情,我们的反应速度会快很多。”Jay 补充说。

病毒是人类疾病学、传染病学方面一个突发的挑战。相对传统的医药行业,新兴的公司可能会有更多灵活、新颖的解决办法,不过压力也可想而知。“时间真的不等人。”Jay 表示:“好像是奥林匹克跳水运动员的最后临门一跳,压力很大。” 他坦言,在即将听到胜利的号角时,有感动,有兴奋,更多的是小心翼翼。

目前,该团队已经受到世界卫生组织 WHO 的关注,核心成员已经赴日内瓦总部参与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