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 人的幕后团队,历经 4——5 个月的策划时间,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连续录制 7 个小时。我们看到了 B 站这场以 “最美的夜” 为主题的晚会。

12 月 31 日晚上 20 时,“最美的夜” 晚会准点直播,人气值超过 8200 万。相对于最初只有 40 个 UP 主参与、经过 9 年时间才逐渐进入公众视野的 “二次元春晚”B 站拜年祭,首届 B 晚更加泛娱乐和泛年轻。B 站选择了用晚会的方式与 00 后步入 20 岁,与 90 后一起步入 30 岁,与 80 后步入 40 岁。

不同于 B 站的 BML 和拜年祭,这场晚会的调性在于打造一场年轻人的晚会,无论是硬核的 B 站用户还是日常在 B 站看视频内容的用户,都足以戳中 80 后 90 后的泪点。

看完录制还要看直播 2 刷

“看完现场,跨年那晚,我还要在 B 站二刷。” 叶子在 B 站晚会的录制现场说到。

22 组嘉宾、35 组节目,明星阵容包括五月天、吴亦凡、邓紫棋、周笔畅、胡彦斌、GAI 周延、周深等流行歌手。从动漫游戏组曲、国风歌舞到交响演奏、流行歌曲演唱,融入 B 站各类唱见、奏见、舞见等 UP 主,头部主播冯提莫、虚拟偶像洛天依、音乐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国乐演奏家方锦龙等表演嘉宾。

谈及节目策划的取舍时,B 站市场中心总经理,同时也是这场晚会的总策划杨亮谈到:“以泛年轻泛娱乐的文化晚会来打造,不像主流娱乐形态那样会请顶级流量明星,同时会结合 B 站典型的游戏 IP、动漫 IP 以及 B 站的热点事件综合因素的考量。”

对于晚会的预期,总策划杨亮说:“由于是第一届,我们希望在品质上做到合格。后面再去想怎么创新和锋芒。”

91 年的叶子是超过六年的 B 站深度用户,在他看来,这是一场属于年轻人的晚会,第一届做到这个程度堪称完美。

杨亮认为,与卫视跨年晚会不同的是,“B 站没有收视率的包袱,更需要的是做一场让泛年轻用户喜欢的晚会。” 这不仅是给年轻观众看的晚会,还是一个 80 后组成的主创策划和 90 后组成主要执行人员的年轻团队。

在主创团队中,总导演宫鹏是北京卫视跨年冰雪盛典、爱奇艺《尖叫之夜》、《中国新说唱》等综艺的导演。音乐总监赵兆是 2019 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的音乐总监,曾参与《中国好歌声》、《蒙面歌王》等节目的音乐创作。音响调音师何彪参与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抗战胜利 70 周年的演出、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的演出。

“2019 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是爆款,《流量地球》是 2019 年年初的开篇巨作,《权利的游戏》最后一季,《魔兽世界》十五周年,《英雄联盟》中国队获胜,这些点正在卡在(今年的时间)点上,所以我们会把这些节目在舞台上呈现。” 晚会总导演宫鹏提及了 B 晚节目单的由来。

谈及这次晚会遇到的挑战,杨亮坦言:“第一次办最大的挑战是没有经验,第二个挑战在策划层面,如何不走样,不随波逐流,尽量让大部分年轻人能看懂,策划层面很多因素考量的是与 B 站的数据生态、内容生态有关联的东西。”

吴亦凡现场的《大碗宽面》,《亮剑》主题曲《中国军魂》在现场演奏,看似并不 B 站的节目调性,却与 B 站用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19 年吴亦凡是 B 站鬼畜区、虎扑 “步行街” 上的焦点人物,各类鬼畜恶搞视频层出不穷,他顺势推出了一首《大碗宽面》,在 B 站实现了从 “区嘲” 到 “站宠” 的转变,而他身上极致展现了 B 站鬼畜区的流量发酵能力与舆论造势能力,《大碗宽面》动画 MV 在 B 站上播放量超过 1150 万,累计弹幕超过 16.7 万。

“《中国军魂》邀请了《亮剑》中楚云飞的扮演者张光北和军星爱乐合唱团来演绎,因为这是 B 站用户喜爱的内容。” 总策划杨亮告诉大发棋牌app。洛天依作为 B 站全资子公司的签约艺人参与节目,让 B 站的舞台上相比于卫视的晚会在虚拟主播方面做的更超前。

陪伴用户成长

2019 年,B 站十岁了,在这十年里 B 站从一个二次元小众人群的社区平台,成为年轻人和潮流文化的代名词陪着用户一起成长。

“2009 年前后,中国还没有这么多线上娱乐,B 站是年轻人的天堂。对早期的二次元用户来说,齐全的番剧、友善的弹幕、良好的社区氛围,都是巨大的吸引。B 站的出现给了受到社会否认的 ACG 爱好者一个容身之所,越来越多志同道合之人在这里相遇,大家抱团取暖。” 一位知乎用户在评价过去的 B 站时,写下这样的答案。

陈睿曾在晚点的采访中谈到:“B 站有视频和用户两个属性。只要看视频的用户我们都能容纳,用户的兴趣爱好我们都能容纳,两个属性的交集就是我们的空间。” 而这正是 B 站这场晚会的调性。既有最受欢迎的 up 主,也有陪伴 80、90 后成长的明星五月天、邓紫棋、周笔畅等艺人出场,还有当下的网红一姐、歌手艺人冯提莫。

只要站在用户这边,你必将战无不胜,只要用户站在 B 站这边,B 站一定战无不胜,这是陈睿的信仰。

在与 A 站的竞争中,B 站做到了合法化、正版化和商业化。当抖音的算法为播放量优化时,B 站的算法在为关注数优化。抖音的模型是流量产生收入。B 站是 UP 主创作内容,内容吸引粉丝,粉丝激励 UP 主,以创作者为核心。

在杨亮看来,B 站在发展的过程中功利性、目的性没有那么强,并不像传统的创业公司,商业模式、产品模型上已经设立好了。

从二次元起家的 B 站,逐步拓展到其他领域和更广泛的用户,B 站的每一步紧跟用户体验。陈睿在接受晚点的采访时谈到:“我要做的是通过产品设计让 B 站变成一个弹性最大的社区。”

在陈睿看来,把 B 站打造成以内容为中心的社区,能极大减少由于用户规模的增加对原有用户的体验。

走向泛年轻和泛娱乐

1.3 亿月活用户,对于 B 站来说早已不是只追动漫的硬核用户。有弹幕评论称:“40 岁的老阿姨看得热泪盈眶。” 除了陪伴用户成长,B 站也在逐渐开拓自己的内容疆土。

“这台晚会我们通过不停地联系艺人,从不认识不熟悉到接触沟通,也让艺人对我们有一个新的认知。2020 年,我们会采用多种形式与主流艺人有更多交流与合作”。杨亮告诉大发棋牌app。

B 站希望通过这次晚会让用户以及娱乐行业感受到 B 站不仅能做拜年祭和 BML,也能做泛娱乐的综艺节目。通过更多的综艺节目、晚会节目,B 站有望在未来两三年内,跟艺人以及文创资源打通更多的合作渠道,并打开合作空间。

东西文娱在 B 站的报道中提到:“相比依靠一款爆款产品吸引用户,或是病毒式传播和买量扶持进行引流,B 站受到欢迎,尤其是年轻人群的欢迎,一个本质的答案是,B 站有能力挖掘出还没有被主流关注到的小众需求,并帮助背后的小众文化获得具备突破圈层的能力和更持久的生命力。”

从近两年 B 站的一系列动作来看,一方面,B 站强化了对于 UP 主创作的引导,并试图更融入年轻用户的日常生活。另一方面,在 PGC 方面,除了尝试更多试验性质内容,如加大对纪录片的投入,试水综艺节目……B 站开始更多从源头介入和主导内容,从 IP 层面把控内容发展趋势,以 IP 引领年轻人的文化潮流。

有用户在晚会中发弹幕:“B 站从一个小破站成为一个无限矿业公司。”B 站 CEO 陈睿把 bilibili 公司比喻为物业,把创作者和用户比喻为社区里的业主,B 站做的事情就是做好服务,让业主满意。作为物业,B 站在 10 年间塑造了平台与内容创作者和用户的独特关系,最终形成特有的社区生态和氛围——以兴趣为基础,以内容形成情感纽带,B 站提供服务,并创造现金回报机会和 UP 主职业化路径。

当 90 后的用户迈入 30 岁,80 后用户迈入 40 岁,B 站在陪伴用户成长的过程中画风也越来越多元,日本动漫、游戏吃播、在 B 站学习……面对成长中的 Z 世代用户们,B 站将如何一直引领年轻人的文化潮流?

CEO 陈睿曾在采访中谈到:“Not only online,B 最终会是一个文化品牌公司。就像迪斯尼最早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但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