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 “一帆风顺” 竟成了郑斯泓(Rex Zheng)最大的忧虑。

在风云变幻、遍地英雄的投资圈,28 岁的郑斯泓是非常年轻的合伙人,但并不稚嫩——作为 UpHonest  capital 的投资合伙人(venture partner),他主导的投资案例超过 50+,其中包括编程猫,嘉元科技(688388),硬库科技,Notable Labs,Zenflow,Boom Supersonic 等。

2015 年郑斯泓才从美国南加州大学毕业,踏足投资圈不过数年。显然,对于这个不到而立之年的年轻投资人来说,这份成绩单已经拥有足够的份量。最重要的是,在这几年的投资生涯中,郑斯泓亦足够幸运,很少踩坑。似乎,他的投资生涯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

投资生涯需要 “踩坑”

“我高中在洛杉矶,大学在南加大。其实 VC 的发源地也在加州,所以在耳读目染下,我较早接触到这个行业。” 郑斯泓说道。像是一段独特的缘分,他与投资之间的联系在冥冥之中已经建立。大学毕业后,几乎是无缝衔接,郑斯泓加入到投资领域。“郭威(UpHonest Capital 创始人)是我的导师,但我一开始是自己做了基金。他让我在外面成长了一段时间,然后让我回来一起发力。” 他透露,郭威是自己投资生涯的重要导师。

除了环境和恩师的影响,和大部分现代青年人一样,郑斯泓也是一个 “好奇” 的人,这也驱动他走向投资。“我是一个好奇心比较强的人,做这行可以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他坦言当初加入这个行业最大的驱动因素,是因为对于所有新鲜事物和前沿科技的追求,“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从整个产业或者行业去全面覆盖,非常能够满足我的求知欲。”

但是,投资并不是一个 “好混” 的行业。

众所周知,现在很多人笑言:创投圈的投资人比创业者还多。优胜劣汰的法则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加残酷,而投资领域不乏深谙行业之道与拥有数十年专业经验的老兵,这对于新的投资人来说压力将更大。

对此,郑斯泓回答道:压力肯定有,但不是来自于 “看不懂” 或是对行业或者未来的判断。“压力是来自与自己。我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创业者,毕业就开始做投资,所以我并没有付出许多试错成本,或者踩了很多坑。” 他表示,行业的老前辈或者稍微有经验的人,就可以避开一些显而易见的坑,但自己没有经验的话就踩进去了。 “我不怕踩坑,我还蛮期待踩坑的。” 他补充解释道,自己并不是怕这些未知的挑战,而是希望尽量做去学习,去听别人的经验,从而转化成自己的东西。“那我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开一些不必要的坑。” 他说。

的确,投资相对来说是一项未来性的事业,如果一直一帆风顺大概率意味着你只是走了别人走烂了的保守路。然而,对未知事物的探索一定会有挑战,这就需要自己去切身体验,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也需要把精力花费在值得的地方。“对于一个项目或者游戏规则,不懂它的游戏规则我是不会投的。” 郑斯泓认为这个简单的道理对于一个新兴投资人来说至少是安全的,但这并不说明他是一个不够大胆创新的人。

“不管你以前做什么,做了 VC 之后,都要不断地学习。” 他笑称自己在小学和初中都是学渣,但后来去了美国上大学后,激发了自我学习的能力。“而且幸运的是,我有很好的带路人,我有幸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去看这个世界。” 他认为,新一代年轻人物质上比较丰富,很多人已经没有了温饱问题,那就应该去做自己梦想的事情。

“沉得住心、坚韧” 的创业者

拥有足够的激情,加入 UpHonest  capital 以后,郑斯泓开始随着该机构的特性大展身手。

据其介绍,目前 UpHonest  capital 资金规模约为 2 亿美金,已经投了超过 350 家公司。值得一提的是,UpHonest  capital 主要的关注方向是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医疗器械,企业服务以及 to C 领域等。“郭威有一句话:我们的宽度就是我们的深度。大家可能觉得我们很泛,但我们覆盖够广,而且基本搭建了早期的硅谷创投生态。” 郑斯泓解释道。 

尽管,UpHonest  capital 强调专注美国市场和美国投资,但是郑斯泓也会看中国市场。那么,他如何做美国市场投资和中国创业投资呢?

他以一个案例来解释了自己在分析两个市场时的思路——共享单车。“我们投了美国最大共享单车 LimeBike。当时的大背景是中国共享单车最野蛮生长和失控的状态。“他表示,在这样市场背景下,LimeBike 准备融资,UpHonest  capital 很纠结:美国的共享单车会不会跟中国一样?在反复考虑,其最终决定投资,LimeBike 也不负所望,成为硅谷成长非常快的独角兽公司。“我们想到基于美国的市场管控体系和严格限制,他们的共享单车市场不会这么野蛮地生长。” 郑斯泓说。

“硅谷创新比较成功的一个地方是,创始人很善于把技术创新跟商业创新结合,而且他们会有更多以人为本的产品设计和公司文化理念。” 他认为这是值得中国创新借鉴的方面。“我觉得中国企业的创始人应该多考虑这个问题,不要害怕这个市场没给我机会,或者我要赶紧出货,赶紧打开市场,这并不持久。” 郑斯泓坦言自己在中国偏向于寻找 “比较沉得住心、坚韧” 的创业者。

回忆起当初投资编程猫的经历,他评价道,其创始团队性格坚韧,而且敢想、敢做,野心较大。“我很喜欢这样的创始人。” 他说。当然,早期投资除了选择合适的创始人,还需要选发展空间大的赛道。郑斯泓非常认可编程猫的产品能力以及市场前景:“中国在制造业创新上与美国的差距在快速缩小,但是软件框架上的底层实力差距还需要有更多人才,这就需要从底层教育上去改善。所以我觉得少儿编程教育市场非常大。” 他解释道,与一些从硬件切入变成教育的创新企业相比,编程猫从在线编程教育切入更加灵活。因为硬件领域不乏乐高等巨头,而且供应链对于初创企业来说也很难把控。

此外,投资编程猫还承载了郑斯泓的个人愿景。随着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人与机器之间需要新的语言,这就凸显了编程的价值。“每一个技术的出现,都是从恐惧到适应的。之所以恐惧,是因为你对这东西没有任何认知。但当你学习完之后,就会接受并且主动地去创造。” 他认为,科技不可逆的,而编程教育是一个很好的适应未来的方法。

“我希望有更多企业能像编程猫一样参与到技术变革的历史长河里去,这是我的投资追求。”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