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上行期投出几个独角兽项目,不能完全代表一个投资人的水平,我觉得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应该跨越经济的繁荣期和低谷期,持续投资出独角兽。”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如是说。

在董占斌的投资生涯中,经历了游戏的巅峰期投出了啪啪三国、狼人杀等一系列明星游戏项目;在游戏低谷时期转战在线教育,注资掌门 1 对 1、DaDa 英语、洋葱数学等;在消费升级之际,他又陆续投出婚礼纪、小恒水饺、HomeFacial Pro 等新消费项目;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他聚焦创新科技及应用,投出了松鼠 AI、飞步科技、MatchU 等 “未来项目”。

董占斌是极具文人气息的投资人,有着自己的一套投资哲理。他擅长通过 “慢” 的 “万小时行研”,来实现 “快” 的 “稳准狠投资”。

加入青松基金之前,董占斌曾先后供职于香港新鸿基金融集团、盛大投资部以及清科创投。作为一名 “游戏小白”,董占斌对于游戏行业的理解和投资标准多来自于老东家 “盛大游戏”,而在金融集团和创投的经历让他锻炼了谈判的能力。直到 2011 年,他接到了老友刘晓松的邀请,刘晓松曾因在 1999 年投资腾讯而名声大振。当刘晓松提出成立一家专注天使阶段的基金时,董占斌立刻就答应了,“没什么好迟疑的,那种感觉到了。” 于是,董占斌从最熟悉的游戏领域开战。

2013 年前后,正处于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候,董占斌他们认为这正是手游街机发光发热的时期,于是在一年内共投了 20 多个游戏项目。令人振奋的是,董占斌投资的第一款游戏《街机三国》在 2013 年初上线,5 月的单月流水就已过亿,而 “自 2008 年有页游以来,月流水过亿的产品不超过 10 款。”

同等游戏类型中,他还投资了一款手游《啪啪三国》,业绩最好时,月流水有六千多万,这两款游戏都为青松基金带来了超过 60 倍的回报。据了解,在青松基金投资的 20 款游戏产品中,效果不错的近 10 款。

在游戏行业急流勇进的投资战略下,董占斌也很快看到了这个行业投资的局限性:同行间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状态,更重要的是,大量的游戏领域资源正加速向腾讯、网易等巨头聚拢,创业型公司的机会已然渺茫。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能够获得的回报空间越来越小。

在巨头的围追堵截中,游戏创业公司是不是已了无机会?“在垂直领域中,细分的游戏类别还是有机会的。” 董占斌以 2017 年投资的 “社交+游戏” 的 “狼人杀” 举例,“社交游戏跟普通游戏不同,它自带沟通交流的属性,解决的是年轻人孤独感的问题。” 青松基金 2017 年 3 月投资狼人杀游戏,不到 3 个月的时间,估值翻了 10 倍。董占斌认为,在游戏行业细分垂直领域例如二次元、女性向方向,未来还有一定的机会。

2013 年之后,董占斌开始寻找新的投资方向,这时候在线教育进入他的视野。董占斌认为,教育产业痛点是:师资不均、学习枯燥、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问题居高不下。起初,董占斌注意到一些 “录制视频” 式的所谓线上教育,虽然这类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师资不均的问题,但这种形式的 “商业化天花板太低。” 直到 “视频一对一” 出现,在董占斌看来,这种产品形式和游戏拥有某种共通性,都是先付费再消耗。于是在 2014 年,他们投资了的聚焦 K12 教育的掌门 1 对 1,以及专注幼儿英语的 DaDa 英语,覆盖基础教育全年龄段受教育群体。

“在线教育在未来主要看有没有新的创新技术出现,可能来源于技术方向,比如直播、AI 或者 5G、VR、AR 带来的机会。还有渠道变革带来的机会,像是微信生态带来的社群式学习的方式。” 董占斌说。在智能学习的领域,青松资金在 2015 年投资了松鼠 AI。另外,他表示,在线教育也应该多注重渠道下沉带来的机会。“大家都把眼光放在一二线城市,但是三四线城市的市场更加大,而且越下沉,获客成本越低,未来大家可以把目光放的低一点,甚至到乡镇。“董占斌说道。

2017 年,青松募得第三期基金,总额 10.4 亿人民币。这期锁定在文娱教育、大消费、创新科技及应用三个板块的新基金。生活消费和社交娱乐这些都是围绕年轻人的喜好,董占斌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拥有强烈的好奇心和社交的需求,对于新鲜的产品也会有足够的热情。除了上述提到的狼人杀之外,董占斌还主导投资过主打基于游戏领域社交的捞月狗,他认为,基于兴趣的社交在未来有持续性的更广阔的空间。

作为一名早期的 VC 投资人,董占斌虽性格温和,但投资的手法一如既往的 “稳、准、狠”。对于投资项目的选择,他认为项目与创始人本身同等重要。首先项目他会注重看三点:一是市场规模是否足够大;二是项目能否规模化;三是项目是否有持续性。

对于人的考量也是董占斌也是趋于理性和感性的综合因素下,他回忆当时面见掌门 1 对 1 的创始人张翼时,对于大学生创业还存有疑虑,但是见到张翼本人时又被其稳重有远见的气质打动。“他当时就定了一个三年的目标,命名第一年是市场年第二年是产品年第三年是品牌年,年纪轻轻便有一种创业的节奏感。” 董占斌回忆说。

董占斌曾经说过,2019 年的资本市场即将回暖,这也建立在国家对于创投的政策扶持上。对于青松基金来讲,未来也并不拘泥于某一方向的投资,顺应时代发展的同时引领行业的聚焦点。董占斌透露说,未来他们关注目前 TO C 端的消费市场的同时也会转移视线到基于数据和算法驱动的创新科技及应用。

他以三期中投资的男装 AI 定制项目 MatchU 举例,“与传统电商的区别是,它已经积累了 5000 多万人体体型的大数据,能够提炼出人的模型。所以数据和算法对于传统产业链的改造,我认为在未来是一个爆发的方向。” 董占斌表示。